公募元老肖风:从江湖到庙堂 区块链正在重构金融基础设施

 凯伦   2019-09-06 16:00   81 人阅读  0 条评论

公募元老肖风:从江湖到庙堂 区块链正在重构金融基础设施


他说:“今年我刚好50岁,60岁退休的时候我还有10年的时间要工作。我想开始一个不同的十年,以进一步丰富我的生活经历。”2011年,肖峰离开创业,掌管13年的博世基金(Boshi Fund),去万祥控股(Wangang Holdings)成立金融部门,他说,他希望能有一个新的地方。


在经营万向金融业并担任万向控股副董事长后不久,来自金融资产管理行业的肖峰发现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兴奋:区块链。在肖峰的领导下,万向低调并迅速完成了产业链在区块链领域的布局。


万祥集团负责上海万祥区块链公司的技术研发,拥有员工220多人,设立了区块链实验室、新的连锁空间等业务形式,并开始向各行业出口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解决方案。万向作为一项单一LP投资的分散资本,是垂直领域内风险投资机构中的佼佼者。2015年,它是由肖峰联合沈波和维塔利克·布特林共同赞助的,后者是以太坊的创始人,名为V神。在过去的几年里,已经投资了近100个投资项目,其中70%以上的海外项目进行了投资。


在ICO幻灭和强烈监管的最初痛苦之后,区块链底层技术的应用越来越普遍。肖峰在接受腾讯新闻(Tencent News)独家采访时表示,2019年,从摩根大通(JPMorgan)到Facebook,天秤座分别在B和C双方推出了更广泛的区块链技术应用。肖峰认为,两大巨头进入中国的意义不仅局限于自身的经营水平,还代表着新一代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由此产生的变化是,区块链进入大厅,打开了从河流和湖泊到寺庙的道路。


巨人的进入将重建金融基础设施。


“今年迄今发生了两件标志性事件,第一件是摩根大通发行了自己的JPM Coin,第二件是Facebook的天秤座给区块链行业带来了新的发展。”这两家巨头进入的背后,是区块链技术创建和重建金融基础设施的过程。以天秤座为例,肖峰认为人们过于关注它的货币属性,却忽视了天秤座设计的新一代金融基础设施,或者带来了更大的变化。


“我认为天秤座是第三代个人支付系统,它比第一代支付网络系统如Visa和Mastercard,以及以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为代表的第二代互联网移动支付系统更方便、更适合全球化。”在这样的特点下,肖峰认为天秤座提出了一种更先进的支付系统,因此在目前业界领先的移动支付领域,应该存在一种危机感。


但是,由于目前的并发处理能力有限,天秤座在支付时等待节点确认时间太长,这会极大地影响用户的使用体验。但是,肖峰认为,随着技术的逐步发展和成熟,这样的问题将在几年内得到解决,因此有必要从发展的角度来看待这一问题。


肖峰认为,新一代金融基础设施具有以下特点:以分布式会计体系为基础,会计方法不同于传统的金融基础设施,会计核算和会计核算各不相同。基于密码学的数字钱包是一个新的帐户。同时,该账户中记录的数字资产与资产类别不同,与传统的熟悉类别相比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且,这些资产之间的交换、交易和交换不再依赖中介机构,它们依靠算法、智能契约,通过智能契约来完成交易和资产之间的交换,这是新一代的金融基础设施。


此外,一系列新技术带动了经济增长,经济发展模式发生了巨大变化。因特网使我们能够以低成本收集大量数据。人工智能允许我们以非常低的成本处理和分析这些海量数据,但没有区块链就不行。如果这些数据不可靠,那么无论算法有多好,结果都是不可靠的。区块链是一种非常低成本的方法,有一台机器,有一套算法来保证数据的不可撤销、不可撤销和可追溯性,以最低的成本保证数据的可靠性和可靠性,从而使这些算法运行正确的结果。


“虽然未来是不可想象的,但我认为区块链有一个拐点,这标志着全世界数亿人使用区块链。一旦区块链行业的用户达到如此高的水平,他们将进入指数增长。”肖峰在之前的一次演讲中提到,尽管区块链行业目前的用户还不到数千万,但仅Facebook一家就有可能产生数亿人,因此展望未来3到5年,该行业将迎来爆炸性增长。


关于中央银行数字货币需要关注现场的建议


区块链所带来的变化不仅仅发生在河流和湖泊中。在寺庙上方,各国央行也在考虑发行自己的数字货币。在八月份的一个论坛上,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部门副主任穆长春透露,经过五年的研究,中央银行数字货币(DC/EP)“准备出来”。在中央银行的设计中,中国的数字货币将保持技术中立,而不是预先设定,同时采用两层操作系统,即中国人民银行首先将数字货币转换为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然后向公众进行转换。此外,在现阶段,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设计,重点是M0现金的置换,而不是M1、M2的置换,以保持现金的属性和主要特征,同时也满足了便携性和匿名性的需要。


在央行的路线图上,肖峰认为,在速度方面,中国人民银行走在前列,引领行业。“从反洗钱的角度来看,中央银行的设计非常好,而不是M0现金,数字货币比现金更适合跟踪。”肖峰引用了肖峰的话说,中央银行数字货币除了保证可追踪性外,还保持了一定程度的匿名性。“这确实使用了数字货币的优点,不影响正常使用,但同时增强了可跟踪性和审计能力。”


但对于数字货币的技术路线和双层架构,肖建议应该小规模地开展实验,以便能够衡量可能的风险。同时,中央银行并没有给出数字货币所使用的场景的相应描述,所以采用两层架构可能最终会出现一个特定的场景。


肖具体解释说:“任何新的货币形式都必须或是生产它所必需的,它必须由需求驱动才能创建它。”在数字货币的需求方,即在特定的使用场景中,需要有足够的运营商。“中国的电子货币和移动支付非常发达,中央银行在采用两层结构后将数字货币改为银行后,银行没有掌握消费场景,因此最终落在电子商务、社交或其他场景上,因此应该更多地考虑如何将数字货币移植到双层架构下的支付场景中。”


肖峰认为,对于支付方案的设计,还是决定了数字货币的成败。他以移动支付的路径差异为例。银联的NFC近场支付(银联押注于此)曾推出过苹果支付,但最终却输给了更简单的QR代码扫描支付,因为它们无法控制消费者的生活。


肖峰说:“目前,中央银行还没有给出更具体的场景描述,我相信这是考虑过的,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看到,所以我将从暂时的怀疑开始。”


混乱是唯一的出路。市场不会变得更糟。


肖峰对腾讯新闻说,自2015年以来,万向已开始在区块链技术领域进行战略布局,逐步创建万向区块链实验室、新的连锁空间等业务形式。2017年初,上海万向区块链有限公司在进一步整合资源、深化平台建设的基础上正式成立。除了实验室和新的连锁空间,万向区块链还组建了一支产品和技术团队,为各个行业提供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深度解决方案。


在万向的业务部门,区块链被用来改善边际效用。例如,在民生保险内部,基于区块链的匿名数据交换POC项目于2018年启动。根据分布式业务的概念,通过区块链技术,在保护客户隐私的前提下,保险公司可以进行历史健康数据交换,从而识别可能存在健康欺诈的客户,降低保险公司逆向选择的风险。同时,民生保险也进行了保险账户余额的转换,使用零知识证明转换健康通知,并将证书技术应用于匿名数据交换。


在出口解决方案中,万向区块链与新加坡星展银行合作,推出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运输链联盟-汽车供应链物流服务平台”。通过区块链技术,以车辆物流为实际业务场景,解决了价值传递过程中的博弈互信等问题。具体表现如下:首先,通过运输链联盟,相关参与方可以构建商品车电子货单和多方相互信任的商品车辆登录和接收公共账户,从而提高汽车物流供应链的效率和信息透明度;其次,该平台有助于取消现有车辆物流业务模式中纸质货运单的操作和流通,实现基于电子货单的物流运作和供应链利益相关者的在线调节模式,为传统产业的数字化转型提供增值服务。第三,基于在线应付款和发票,该平台可以为汽车物流供应商提供高效、低成本的融资解决方案,有助于提高整车物流生态的运行水平。


在供应链融资方面,万向区块链通过与江西银行和正邦科技的合作,建立了基于通用区块链的供应链金融服务平台,解决了供应链应收账款和付款人确认债权债务关系的信任问题,从而实现了企业的落地。


“区块链是一个非常吸引人的东西,是技术、金融和经济模式的结合。”肖峰说,万向区块链产业大规模布局的原因是,区块链背后的共识机制、经济模式和治理机制吸引了自己,因此,随着资本管理行业的发展,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然而,肖峰将区块链行业出现的混乱归类为“历史进步的代价”。他以中国早期股票市场为例。混乱是唯一的出路,但在市场清空后,历史会做出选择。“不可能比以前更糟,”他乐观地说。


本文地址:http://www.jxgjpingtai.com/post/114.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凯伦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

还没有留言,还不快点抢沙发?